天地之间 第二十九章 拜师学艺      
十多天过去了,瑛侠恢复得很好。我用老秦小册子的配方为基础,实验消除毒瘾的解毒药,看起来瑛侠的瘾不是很深,毕竟没有发展到静脉注射的程度,很快有了一定的效果。   当然,一时半会儿从根本上还不可能完全消除毒瘾,我又用药性温和的「龙丸」配方加上培元固本的补药,根据她的身体情况进行轻微的刺激并保证她的身体恢复,让她的脸色很快恢复了红润的色泽,睡眠好了,饭量也大了起来。   这段时间里,为了治疗的方便,我还专门安排亚丽和晓兰照顾她,陪她到医院作了全身检查。检查结果表明她的阴部有细菌感染,便又掏钱对她进行了彻底的治疗。   由于业务发展的需要,亚丽和晓兰被我安排到护校接受了为期三个月的代培,她们逐渐掌握了简单的象打针、吊盐水等护理医疗技术,这次对瑛侠的身体治疗就是在护校附属医院进行的。   她们也参加了整个过程,在她们的精心护理下,瑛侠的身体复原速度比想像快了许多。也是天公作美,送来了瑛侠,这次对她的治疗,为以后我的事业迅猛发展埋下了很好的伏笔……   清晨,我和瑛侠在卧龙山庄的宾馆小楼后面的小树林里面开始了晨练。她现在每次看我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感激和爱意,但我把她当妹妹看,她受了那么多的苦,也该让她享享福了。   我为她在飞龙厂挂了个名,每个月开1000元工资给她,又没有给她安排什么事情,只是给她餵药,她看恢复的情况,她自己也确实能感受到自己正从死亡和崩溃的边缘被我拉回了人间。自从发生了那回事以后,她说自己从没如此受宠,细微的一点点异常都被我温柔的关怀化解,她的脸上重新充满了笑意,嘴里话也多了,叽叽喳喳地在我面前恢复了女孩子的天性。   「哥,我总想为你作点什么,你帮我想想啊!」她撒着娇拉着我的手臂,从那天以后我就叫她「瑛侠」或「妹妹」,而她也很自然地叫我「哥哥」了,从被人人歧视的「粉妹子」变成受宠的「妹妹」,这变化对她可是天地之别啊!   「瑛侠妹儿,这样吧,你嫁给我当小老婆吧。」我开着玩笑说,但很奇怪的是,面对清纯如水一样的瑛侠,我自己怎么都觉得这句话是个玩笑而已。   「好啊,我们明天就去拍婚纱,今天晚上我就搬过来伺候你。」她笑语盈盈地看着我,一点不像开玩笑呢。   「别,雯丽还住在我那里呢。」我连忙推辞说。   「那咱们三人挤一下不就得了,以前我在外面流浪的时候,还在一条板凳上睡了一夜呢!」她可是毫不含糊啊。   「算了,别绕弯子了,这样吧,你不是练了一身功夫吗,你就教我得了,至于娶不娶你当小老婆,让我再想想好吗?」我实在受不了啦,终于败下阵来。   「好啊,反正我这辈子跟定了你,什么时候想要我一个眼色就够了。」说完她猛然扑到我的怀里给了我一个深情的吻,正好这时候亚丽过来看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闹得我这情场老手落一大红脸来着。   我想了很多天,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跟她学点武功什么的,练得好出门可以镇镇别人,练不好还可以强身健体来着,瑛侠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说开始就开始了,我们到室内的体育休闲一条街专门买了几套练功服,她是一身白,黑腰带,显得清纯干练,我是一身黑,由于身体有些虚胖,行动也不太灵活,穿起来怎么看都没有那股灵性和正气。   昨晚想到马上就要开始练习神奇的武功了,也许自己真能飞檐走壁呢,激动了整一宿,弄得雯丽也没有睡好,今天早晨还是瑛侠来叫的我。   清晨我们一起来到宾馆后面小山坡的树林里,这就开始学功夫了。   瑛侠说要教功夫先得看我的底子怎么样,她认真地给我好好相了一下面,又让我跑上两圈,跳了几下,我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终于照她的要求做完了。   又想嬉皮笑脸地贴上去吃点豆腐,她却变了脸,厉声呵斥着:「白秋,我的大爷,这里我可是师傅,你是徒弟,你可要放尊重一点,否则师傅就要好好收拾你,让你认识一下师徒之道。」   我吐了吐舌头笑着说:「好吧,我年轻漂亮的小老婆师傅,要不要徒儿给你磕个头算拜师啊?」   她听了绷不住了,「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好啊,那你就磕头啊!」   我冲过去,猛不防对她脑袋就是一个爆栗子,谁知道差点闪了手,她用简直不可思议的身法很快闪开了,「你来呀,你来呀,」瑛侠笑着招呼我,我有些上火了,「就不信收拾不了你这个小妮子」,恶狠狠地窜了过去,左右开弓,结果确是四处扑空。她像只花蝴蝶一样飘来闪去、捉摸不透,没几下我那三板斧就使完,没辙了。   我累得在边上「扑哧扑哧」直喘粗气,瑛侠却笑着教训我,「白秋我的好徒儿,你服还是不服啊?」   我有气无力地往地上一倒,说:「服了。」   她见我如此虚弱,顿时闪了过来,想将我搀扶起来,谁知我只是虚晃一枪,就势抓住她伸过来的白嫩的小手就反扭过去,从兜里套出一条黑色的软手铐驾轻就熟地就套了过去,这在以前是百发百中,从没失手过的。   但是我完全低估了对手,根本没有看见瑛侠是怎么反抗的,觉得肩头一麻,软手铐就随着低垂的双手掉在了地上,「被点了穴了?」我暗自想着,还没等反应过来,双膝一麻,活生生跪在了地上,瑛侠笑盈盈地看着我,就是不来搀我,而我自己哪里还爬得起来啊。   我低着头,彻底服气了,看我垂头丧气的样子,瑛侠也觉得玩笑开大了,将我鬆了禁扶了起来。这次,我很诚心地拉着她的手求她,「瑛侠妹儿,你太厉害了,好好教我吧,让当哥的也学两招。」   瑛侠先教我太极拳,说是练一套拳,就练了精、气、神,是功夫里的最高境界,但我是个急性子,她打一套要半个小时,我比划一遍就只有三分钟,这看来是没戏了。   「瑛侠,你到底觉得我适合练什么,功底怎么样啊?」   「白秋哥,说实话,你的面相上看,身体虚泡、眼袋肿大,一脸酒色过度的感觉;下盘虚浮,基础不好,练不了什么硬朗的功夫,我也不知道怎么教你啊!只有慢慢摸索着来。」   练了好几天,才慢慢上路了,我这素质,也练不了什么好的,瑛侠费了半天的劲,给我定制了一套内功修炼的方式,也就是十二个招式,练一遍花不了十分钟,她说次数越多越好,我头天练了三遍,后来偷懒也就每天两遍左右,还得有人在旁边提醒说来。   然后是点穴和轻功,点穴总点不准,拿亚丽和晓兰她们当实验品吧,点过去由于指力不够、穴位不准、内力也差,十次倒有九次没戏。就算有个次吧蒙对了吧,效果却极差,还没等我得意对方已经又好了呢。   只有轻功,好像和我总算有了点缘份,练了以后感觉是不一样,「天生也就是当个採花贼的料。」雯丽看我们练功后给我下了结论,我也觉得这结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精闢!   就这么学着,身体的状态有了明显的好转,连孙大夫都夸我大有长进,听说是练功练出来的,他笑着说:「是啊,锻炼可比百药强啊,这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呢!」   和瑛侠耳鬓□磨着,慢慢有了很深的感情,看着她清秀美丽的大眼睛、苗条的身材和楚楚的风姿,时常有心动的感觉。但不知怎么回事,也许是同情她今生受的折磨太多,我丝毫没有霸佔她的冲动,只是远观近赏着,最多偷偷浅吻她一下。   我是真心把这个年轻秀美的小师傅当妹妹来看了,她也不再叫我「爷」,那甜甜的一声声「白秋哥……」让我有蕩气迴肠、灵台澄澈的感觉。   我实在是太爱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妹子了,等她的身体复原得差不多以后,根据她的志愿,就是看要开学了,通过赵志的关係把她送进了清江体育大学的武术系,让她插班读武术大专,其实她的文化功底虽然差一点,一些武术本领可比老师还要专业厉害呢,但咱们中国就认这个。   她初中毕业后就再没踏进学校门,如今有机会能进高等学府深造,当然是欣喜若狂了。这样每个礼拜只能回来一次,不过有空的话我一个月要去看她个一两次。   走在大学的校园里,看着年轻活泼漂亮的妹妹在面前跳来跳去的,真的很是放鬆和高兴呢,我希望她能忘掉痛苦的过去,在这里好好学习,用充实的生活和学习打开通往幸福明天的金光大道,当然能找到意中人就更好了,但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笑着说:「哥,人家还小,不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李代桃僵,妈妈变新娘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