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到公公床上的Ivy      
Ivy,22岁,2年前因为意外怀孕奉子成婚,可是结婚后孩子掉了,令他们一家伤心了好一阵子。 Ivy嫁给了阿立,一个30多岁的靠爸族,目前刚接手爸爸的小公司,却不见起色,反而业绩慢慢下滑,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阿立是家里唯一一个儿子,从小被宠坏了,样子虽然算得上清秀,可是中看不中用,Ivy嫁给她之后受尽了气,发现阿立的不成熟,比起住在一起成熟稳重的公公,差太远了。 阿立的爸爸,也就是Ivy的公公,60多岁,已经是半退休的一个老人,因为放心不下交给儿子打理的小公司,而一直不愿意真正退休,偶尔公司有什么状况都得去看看,没事就在家里上网,看电视,或到外面运动,生活也算得上享受,满脸皱纹可是气色却越来越好,看起来很有精神。 公公的人缘是出名的好,比起抑郁气质又缅甸的阿立好太多,所以公公散发出来的吸引力,其实Ivy早就已经察觉到了,只是一直在逃避,很多时候甚至眼神都躲避着公公,深怕公公看出来她的心思,看出来了她转身后的脸红,虽然Ivy心里面淫蕩,可是她以为她这一生觉得不会做出越轨的行为。 一个周末,公公的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来家里做客,阿立陪婆婆到百货市场,家里就只剩下Ivy,公公还有友人。 Ivy跟友人示意打了招呼,没想到友人竟开了一个低级玩笑,大声的问公公说是不是娶了小老婆,Ivy脸都红了,公公却淡定的微笑,拉着友人到了客厅坐下来喝酒,这句玩笑话似乎就成了Ivy跟公公搞上的导火线。 后来的日子,气氛就更加尴尬了,原本心里面就有淫乱想法的Ivy,更是刻意回避公公的眼神,老练的公公似乎也察觉到了Ivy的心事,Ivy对他有不单纯的想法。 每当Ivy看到公公温柔的抱着Ivy跟阿立的孩子,Ivy都有种错认公公就是孩子爸爸的感觉。 每天晚上在饭桌上,只有两人懂的尴尬,多么的让Ivy脸红心跳,Ivy快要忍不住了。 有一天晚上,Ivy彻夜难眠,看着打呼的阿立,忽然间心生厌倦,恨不得立刻离婚,可是孩子都生了,不能这么冲动,想着想着,胸口越来越闷,就打算到厨房去喝杯牛奶。 Ivy穿着一套黑色蕾丝连身睡衣,胸口有点低,裙子有点短,Ivy心想都快3点了,家人一定都睡了,就打开门下楼了。 下楼后,到厨房得经过客厅,Ivy看到公公一个人坐在客厅喝着闷酒,看着深夜节目,背影显得苍桑孤单,Ivy知道自己穿的有点裸露,不好让公公看见,就轻轻的到了厨房,冲了杯牛奶,站在那里慢慢的喝。 当天晚上特别热,Ivy喝了大半杯牛奶,脑里尽是公公刚刚那充满男人味的背影,可能是牛奶促进血液循环的关系,或是其他什么羞人想法的关系,Ivy不知觉就浑身热了起来。 Ivy放下了半杯喝剩的牛奶,稍微整理了一下头髮,不要脸的拉低了胸口的领子,隐隐约约的都看到了半粒乳房。 Ivy心跳加速,喘着微弱的气息,头脑一片空白,慢慢的走到了客厅。 Ivy问公公怎么还没睡,公公吓了一跳,回头看到Ivy,正要说些什么,却惊觉Ivy今晚格外的性感,一头乌黑的直发拨到了一边,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看得公公呆了。 Ivy从公公的眼神中看到了激动,这让她增添了信心,更加的进一步调戏,Ivy温柔的问公公要不要陪他聊天,公公默默的点了点头。 Ivy虽然已经神智不清,可是还是努力抑制着自己的紧张,缓缓的坐在了公公隔壁的一段距离,闻到了很浓的酒味,公公喝了不少。 Ivy故意翘起了雪白的大腿,然后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他,假装问他在看什么节目,他们两人都知道了对方的想法,只差一个行动者。 公公说话已经啧啧歪歪,Ivy第一次看到公公无措的神情,觉得很得意。 公公说着节目内容,Ivy假装的专心倾听,今晚成不成还不好说,Ivy已经做踏出了很大的一步,再进一步就显得太低级了,Ivy心想,如果公公一直不行动的话,她就要回房间。 公公说完节目,怕尴尬又提起了阿立,Ivy慢慢露出了沉闷的表情。 聊了快半个小时,中间还喝了不少,快4点了,Ivy告诉公公她要回房间了,正在她要站起来的那一刻,细肩带轻轻的滑了下来,这意外的举动真正的成了他们乱伦的启动钮。 Ivy假装没发现,跟公公说了声晚安就要转身离开。 公公叫住了Ivy,要Ivy再陪他一下,原本还想说松了一口气的Ivy,顿时乱了分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坐下还是怎样。 公公拍了拍他旁边的位子,示意Ivy坐在他旁边。 当时,Ivy不晓得到底是开心,还是后悔。 Ivy走到了公公的旁边,公公吐着粗大的酒气,抓着Ivy的小手,轻轻的往他那里拉,Ivy自然的就坐在了公公大腿上,而且Ivy两手熟练的勾住了公公的脖子,然后深情对望,嘴巴都快要贴在一起了,他们俩忍的可久了。 公公立刻就吻了上去,两人的嘴唇就这样纠缠在一起,吸的淫声四起,似乎忘记了他们是在客厅,楼上是双方的老公,老婆。 Ivy抱的公公紧紧的,公公的手也不安份的一直对Ivy的腿又揉又摸,两人玩的完全忘形。 公公顺着亲吻Ivy的粉脖,又亲耳朵,一双大手已经在大力却又温柔的揉抓着Ivy坚挺的乳房,Ivy一开始还是保留着最后的矜持,害羞不敢发出呻吟,当公公顺着脖子,亲吻到了Ivy的锁骨,到大大隆起的乳房,接着到了Ivy粉嫩的乳头,Ivy终于忍不住娇喘了,身体也开始不知觉的前后摇摆,Ivy已经迫不及待要被公公插了。 “啊…好棒”Ivy忍不住说道,公公听到Ivy这样说就更加卖力的吸,并且公公把Ivy的紧闭着的双腿缓缓打开,一只大手慢慢向里面探索。 “让我看看我媳妇的穴怎样”公公逗的Ivy心花怒放,公公把Ivy小小的内裤往旁边拉,一只肥粗的手指开始在阴道口挑逗着,公公惊讶的发现Ivy的穴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并调戏着Ivy说她骚,Ivy被说的身体发热,并且Ivy发现公公的技巧真的很厉害,曾经的几任男友,包括老公阿立都没曾让她这么舒服,如果不是拼命压抑的话,Ivy早就已经被公公随便这样玩一玩搞到高潮。 公公说“我的宝贝媳妇真敏感啊…年轻真好…”看着Ivy微微颤抖的摸样,实在惹人疼惜,心里不禁为儿子感到妒忌,心里难耐的产生了霸占Ivy的念头,接着手指就滑了进去,一去到底,宛如一根小阳具的手指,让Ivy忍不住娇喘。 两人嘴唇又贴在一起了,两人舌头不停打转,口水都快掉出来了,咋看之下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侣,一对奸夫淫妇。 4:20am接近凌晨,Ivy已经跨坐在公公的腿上,互相亲吻,亲舔,两人身上各部位都是对方的唾液。 这时候,无论谁看见这幅画面,肯定都会认为Ivy勾引了他公公,认为他们做了要不得的勾当,可是就是这样的刺激,让Ivy跟公公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激情,仿佛是年少时期偷尝禁果的滋味,甚者是更上多层楼的愉悦。 公公的四角裤,早已被Ivy脱下丢到电视旁,Ivy即用湿透的阴道口摩擦着公公已经爆青筋的大肉棒,一边,两人的口还舍不得分开,不断亲吻着,这公媳之间的乱伦,画面非常之淫乱。 这般激情,一定是双方都忍的够难受了。 公公看着Ivy的俏脸慢慢往下,知道媳妇要帮他口交,非常兴奋,可是他回头看了看钟,不得了,快四点半,偶尔婆婆会在5点左右起,这下公公乱了,轻轻托着媳妇的脸,说等不及了,现在就要乾她。 Ivy身上的连身裙已经衣衫不整,然后被公公摆成狗趴式,趴在沙发上,公公还看了看Ivy极为诱人的背影,尤其是那深邃的背沟,看得公公顿了,都舍不得插了,深怕这一插是最后一次。 Ivy发现公公迟迟还未进攻,便转过头看着公公,然后缓缓的左右摇摆着臀部,就像一只母狗一样,引诱着公公。 公公眼睛冒着火光,激动的额头冒汗,粗长的肉棒就这样一插到底,没插几下,Ivy压抑许久的第一次高潮一下就爆发了,连Ivy自己都不敢相信。 接着,公公抓着Ivy23寸的细腰,继续撞击着Ivy肥美的臀部,公公才发现,做了60几年人,还没曾乾过这么美丽的女人,这雪白的肌肤,柔顺的头髮,诱人的曲线,公公已经爱上Ivy了,爱上了他的媳妇,恨不得立刻把Ivy娶进来。 “啊!啊!恩!”Ivy疯了,开始放蕩的浪叫,公公慌了,连忙按下Ivy的头,示意要她小声点,这时公公注意到Ivy细长的粉脖,忍不住亲了下去,口水都沿着脖子滴到了沙发上。 公公抽插了一两百下,又要Ivy躺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公公继续从正面撞击。 Ivy惊讶的发现公公的性能力意外的强,比起他儿子厉害太多了。 公公拼了老命再狂插了一两百下,被插的满脸通红的Ivy发现公公即将要射了,竟然用大腿把公公夹住,“爸,射进来”公公知道不可能,可是看着媳妇淫蕩的表情这么一说,更激起了他男人的斗志,便再卖力插了一百多下,Ivy第二次高潮了,身体不要脸的颤抖着,公公不等媳妇缓解高潮了,因为水嫩的阴道一下子紧缩,公公再插个十多下就迅速把肉棒拔出来,往Ivy脸上就喷,从来没有帮任何男人吃过精的Ivy,竟然第一次主动打开了嘴,大部分浓浓的精液就这样射进了Ivy的嘴里,Ivy还故意让精液在嘴里,舌头打滚,朦胧的眼睛看着公公,挑逗着公公,细细品尝了公公的精液,才缓缓吞了下去,Ivy心想,原来,只要是自己真正的爱人,精液也会是香甜的。 公公看着这画面,恨不得立刻又硬了再来个一论。 他们看了看钟,快5点了,稍微收拾收拾,两人就各自回房间,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隔天,阿立照常出门上班,婆婆到朋友家打麻将。 公公睡到不省人事,一直睡到中午2点,发现下体有种很舒服的感觉,低下头一看,原来是Ivy再吸着公公的肉棒,看来Ivy还是被乾不够。 看来,Ivy跟公公往后的幸福日子已经悄悄开始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他听错了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