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姦邻居美妇      
玉秀来到周家,接待她的却是周杰,他笑着对她说道:「我太太刚出去…」 「那么…我等一会儿再过来。」思颖转身要走。 「别客气嘛!她吩咐你稍等一下,马上就回来的。」周杰热情的挽留。 玉秀在客厅坐下来,她不知做什么好,像木头人一样低头不做声。 周杰露出温柔的笑容说:「我去给你沖茶。」 「啊!不敢劳烦你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不过…也许没有你太太的好手势。」 「你沖的一定比我老婆的好!」 「你真会开玩笑!」 「我是说真的,上次在到你家时喝过你沖的茶呀!」 玉秀没有回答,拿茶包放在茶杯里倒进开水,从衣袖露出的雪白手臂,看在周杰心里一阵子蕩漾。 玉秀沖好了茶,也给周杰沖了一杯,周杰看着她喝茶,自己并没有喝。 玉秀喝下茶,立刻觉得脸颊发烧,想要站起来时,身体竟摇摆不稳了,周杰的健壮手臂把她抱住。 「别这样,请放开我吧。」玉秀扭动身体。 周杰把她搂在怀中,令她闻到男人的味道。 「你把这衣服脱了吧。」周杰在玉秀的耳边俏俏的说。 「不能这样的,我要回去了。」玉秀挣扎着,意识要拉开男人,其实却抱住男人。 这一下使周杰感到惊讶,想不到他在茶叶里所混的迷幻药会那么利害。 玉秀的娇躯摇晃着,变成软骨美人。 「你不舒服吗?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不,我老公会骂的。」 「呵呵!你老公在这时也已经跟别的女人在玩了!来!我替你解脱吧。」他解开她的衣服,她衣领凌乱,露出美丽的肌肤,看起来更美了。 周杰已经无法忍耐,向吸血殭尸般啜在她细腻的脖子上亲吻。 玉秀祇是轻微抗拒,她的眼神已经迷茫了。 「坐下来吧。」周杰把玉秀推坐餐椅上,动作显然粗暴,玉秀却软软的任他摆弄。 「周先生,我是在做梦吗?」 「不错,现在我们要做一个很浪漫的绮梦。」 「不!我好怕,我要回家。」 周杰把手伸入玉秀的衣服里,女人的肌肤好像有吸力,令他爱不释手。 他抚摸到微微出汗的胸部,乳房饱满,乳尖向上翘起,用手指压下去时柔软而有弹性,一放开立刻恢复挺拔。 小小的乳头凹陷着,埋没在丰满的奶肉里,却被周杰拉出来揉搓,慢慢使它勃硬。 「把腿分开吧!」周杰把手伸入玉秀的裙子里面。 裙内的空间显得很温暖,大腿尽处像发烧一样热,于是他就停留在那里抚摸。 「不要这样,我不敢!」玉秀软弱无力的说。 周杰的手继续向裙子里侵入,他突然紧张的呆住。原来里面没有内裤!在大腿根的深处没有摸到应该有的布料,甚至毛髮,他摸到的是一个光滑的阴户。 周杰的手还是第一次有这样意外的感触。那里的皮肤已经完全湿润,轻易的摸到肉门。那是又柔软又温热。周杰吞下回水,在玉秀的阴唇上抚摸揉搓。 「不能这样的,放开我吧!」 玉秀以为自己在拚命的哀求,可是她的声音根本软弱无力。 周杰更得意的进行着,他虽然曾经和许多年轻淫蕩的女郎玩过,可是和文雅贤淑的少妇这样拉开衣服,抚摸没有穿内裤的下体还是第一次。 为什么不穿内裤,你分明要诱惑我!」周杰兴奋得无理择问。 「我…我刚在沖洗,思颖说有…急事!」玉秀像做错事的小女孩。 「哼!错了就要受罚!」周杰的手指在紧窄的肉洞里挖弄,他觉得湿润的程度愈来愈浓,她慢慢抬起玉秀一对非常白嫩的美腿。 玉秀虽然发出声音,但不能成话,周杰跪坐在她面前,把她的腿放在自已的肩上,丰满的大腿完全暴露在灯光下,周杰凝视她大腿尽处,欣赏美女动人的阴户。 玉秀没有阴毛,肉缝上的边缘儘是绯红,双腿完全分开时,更看清楚湿润的肉缝,色泽要比思颖鲜艳动人。 周杰用手指分开白晰的大阴唇,里面出现鲜美的嫩肉,她的阴核是比较大的一种,周杰立刻把嘴唇压在阴唇上,他仔细的舔舐每一个部位。 阴唇很滑很有弹性,阴蒂被他的双唇一夹一啜,越舔越勃硬了。 「好痒啊!」玉秀浑身抖颤。 「感觉很好吧!这样会更好一些。」他吃奶似的用嘴唇温柔的把阴核啜吮,另一只手伸入衣领里抚摸着两只滑美可爱的乳房。 任何女人被摸到阴核都会有反应。玉秀也不例外,她开始不停的扭动屁股。 「哎呀!你这样搞,人家连心里都痒了。」思颖闭上了眼睛。 「你老公有这样给你服务过吗?」 「我不会让他做,好羞人的。」 「所以,你永远都不知道性交的乐趣。真正的夫妻一定要做各种方面的尝试。」 「可能我太不懂事了。」玉秀不敢睁开眼睛。 「对!现在一切应该听我的!」周杰站起来,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背脊。 「但是…也不要让我太难为情嘛!」玉秀趁逝把脸藏到男人怀里。 「你的最大缺点是什么事都怕羞!连夫妻房事都会感到难为情,真该让我好好的教驯你!」他是一面呵抚她,一面说话。 「用嘴含住」周杰已经脱去裤子,他的肉棒硬硬,昂首向着她。 「不要!那是小便的…」玉秀眼皮稍开,赶紧又闭上。 「快含着!」周杰已经把龟头硬撑开玉秀的樱唇,触及她的贝齿。 「不…」玉秀要出声拒绝,但小嘴一张,龟头已经滑过她的嘴唇,她说不出话,祇能把它轻轻咬住,怕它再往喉咙处钻。 周杰也没有再为难她,却促狭的把涨硬的龟头往她的挺俏的鼻樑上敲打。 「好了!你不要乱动。」他让她用双手向后扶住椅背,同时用他自己的双腿调节自己下半身的高度,然后捉住她的脚踝,撕开双腿,把挺直的阴茎对正迷人肉洞正中央。 龟头已经挤入半开的桃红肉洞,感觉是柔软而温暖。 周杰哼了一声,挺起下半身用力向前挺进,龟头随着轻微的吱吱的声响,慢慢消失在玉秀阴道口,窄小的肉洞被推开,周杰的阴茎终于整条进入玉秀的肉体。 周杰用全身的细胞都在激活,他在享受插入时的美感。 思颖双腿被制,两手必须支撑自己的身体以免滑跌,所以她这时祇有乖乖挨插,而其实她也已经被男人逗得心慌意乱,她需要男人填塞她由性慾引起的空虚。 两性器官的磨擦感非常强烈,玉秀已被磨出性慾,但她没有什么表示。 「我要把这个女人的假面具取下来!」周杰脑子里思量着,继续慢慢抽插。 让女人坐在椅子上从前面插入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今天的对象是他朝思暮想的人,所以他特别兴奋。 玉秀的阴道里已经很湿,周杰也感受到女人肉身震颤的反应,但玉秀的七情上面就是没有表示出来。 「你还没有感到舒服吗了?」因为太平静,周杰也不禁有点儿怀疑。 玉秀的表情正在变化,本来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又赶紧闭合。 「你出声叫啊!不要忍耐嘛!」周杰用鼓励的口吻说:「我已经舒服了,你的身体真是太美妙,令我好爽了!」 他把肉棒深深插入,直擦过玉秀的子宫颈,向里头顶进去。 玉秀终于发出低沉的哼声,周杰得到鼓励后,有节奏地抽插起来。 玉秀肉洞的渐渐产生强烈的快感,这时候周杰也已经出现要射精的冲动,所以他也顾不得玉秀的反应了。 椅子发出倾轧使的声响,这对狂欢男女彼此额头上都冒出汗珠,肉体也互相摩擦。 玉秀呼吸急促,手脚微微颤抖。 「这样插好不好呢?应该舒服吧!这样磨又好不好呢?」周杰使出一切性技。 「啊…太好了!你每一下都刮到我的阴蒂。」玉秀开始述说出自己的快感。 「对啦!就是这样!你感觉舒服就大声的叫出来。」周杰压紧椅子继续猛烈活动,玉秀的肉洞里已经完全湿润,可以顺畅抽插了。 周杰本来是不希望匆忙的和玉秀性交,他很想先和她赤裸的在床上分享喜悦,可是现在他已经欲罢不能! 他这样想:反正自己的肉棒已经插入玉秀的阴户里,还是先满足一次再说了。 「我玩得好不好?」她吻了她鼻尖一下。 玉秀这次很清楚的回答:「好!很好!你再来吧!用力的动,往深处插!」 「我也很好,但是已经快要射出来了。」 周杰咬紧自己的嘴唇,慢慢把阴茎深深插入,然后猛力拔出,他觉得拔出时的一剎那,龟头的凹沟勾住阴肉时最有快感。 「啊!不要拔出来!就那样,就刚才那样吧!」 「好吧!又插到底啦!」 不久后,周杰到达高潮。玉秀也紧接着达到高潮的顶点。 「啊!我要死了!你弄死我了!」 周杰和玉秀耻部紧紧贴住,他的屁股反覆出现「酒涡」,阴茎像注射器的针头,往玉秀的软肉注射精液。 玉秀突然想起对方不是自己的丈夫,但为时已迟,她已经感觉肉洞里的一道热流。 一种大势已去的念头,她乖乖的任男人在她的阴道发洩,周杰结束时,玉秀还忘形的呻叫:「啊!好烫…我…死了!」 「我已经洩精了,这次先到此为止吧!」周杰将他的精液深深的射入玉秀的肉洞,他把她从椅子上扶下来,俩人相搂着坐在地上休息。 而在玉秀和周杰开始之前,大鹏和思颖已在小房间里幽会。 这次思颖身上连浴巾也没有,全身赤裸的直接仰卧在床上。 「快上来吧!」思颖双手抚摸自己的乳房扭动屁股,在柔和灯光下,思颖的裸体充满野性美,当她扭动大腿时,三角形的草丛地带也随时改变形状。 大鹏迫不急待的脱去衣服,他的阴茎已经蠢蠢欲动。 「哇!真棒。」思颖声音滋润:「今天我要好好疼爱你的大家伙。」 「还要玩69式吗?」大鹏问,因为上次思颖这样要求,他认为她特别喜欢。 但思颖摇头:「不,今晚是用正常姿势。」 思颖也要求平凡的姿势,大鹏虽感到有点儿意外,但他还没有真正和思颖性交过,一切都对他都非常刺激。 大鹏躺在思颖身边,思颖立刻热烈的拥抱大鹏:「今晚我们要好好享受一下。」 「好,来吧。」大鹏和思颖热烈接吻,用舌头顶开她的嘴唇伸进去。 她的唾液很香,像是嚼过香口胶,涎沫源源涌出,大鹏一面舔她的嘴唇,或把她的舌头吸出来,或把自己的舌头塞给她,一面抚摸她的乳房和腋下。 思颖好像怕痒似的扭动身体,小腹不停地在大鹏的下体上摩擦。 大鹏的肉棒已经挺直,所以妨碍俩人身体的接触,于是思颖把肉棒夹在大腿中间,她的大腿很柔软,大鹏有好像被嫩肉包围的感觉。 大鹏抚摸思颖的乳房,丰满的几乎不能容纳在他的手掌,乳头坚硬的突出。大鹏用手捻弄乳头,或用手掌抓握奶房。 「噢!你好会讨女人开心哦!」思颖发出陶醉的浪叫,突然推开大鹏,翻身俯卧在床上,昂起浑圆的大白屁股。 「来吧,从后面干我!」思颖回头微微张开眼睛含笑看着男人。 「狗仔式」大鹏惊喜若狂,玉秀已不肯再玩,思颖却主动昂臀待插。 思颖从她的双腿间伸出手儿掂着男人的龟头带路,大鹏觉得他进入一个很紧的小肉穴,抽插肉棒时,和思颖充满弹性的臀肉发生拍击,大鹏觉得非常舒服。 「怎么样,很好玩吧!」思颖露出俏皮的笑容。 「你不用动也行,我反方向给你弄吧。」思颖的白屁股开始款摆迎凑。 「哇!太好了,继续来吧!」 思颖浑身似乎有使不尽的气力! 「啊!太紧了!快受不了啦!」大鹏全身是汗,为着忍耐快感,他咬牙切齿,肉棒也已达到爆浆的边缘。 「噢!不要弄了!这样我会射出来。」 「你就射吧,上次是射在我的嘴里,今次是屁眼。」 「什么?」大鹏仔细一看,才知道他的阴茎果然插在思颖的肛门里,由于他不停的抽送,她的直肠已经有一小截翻了出来。 「啊!真是!你不会有快感呀!这就是你要疼爱我的方法吗?」 「你太太根本想不到这种方法吧?」 「她那里肯,不过…还是让我插进你的阴道里去吧,我想让你也舒服一下。」 「这次还不要,听话啦…快点弄完吧!」 大鹏忍不住开始射精,他全身剧烈的抽搐,思颖的两只肥奶被震动得互相撞击。 完事后,思颖悄悄爬起来,她熄了灯,把门打开一缝望出去。 「啊!看到了!」听到思颖嚥下唾液的声音,大鹏也好奇地凑过去。 原来玉秀就在餐厅,衣服已经完全凌乱,头髮披散乱,从领口还能看到那雪白的乳房,她粉腿高抬,光洁无毛的下体暴露无余。 「啊!」思颖发出感歎的声音。 大鹏没有说话,可是觉得全身像被火烧一样热起来。 「她一定是穿着衣服被男人弄乾的!」大鹏在心里这样想,他见到玉秀的脸上露出陶醉的忘我状态,但他不知道是药物的作用。 「你会不会妒嫉?」思颖望着大鹏低声发问。 大鹏用火一般的眼光看着妻子这种从来没见过的性感模样,他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思颖在说话。 「啊!还在继续!」思颖身不由已的抱住大鹏,原来周杰正在脱下玉秀的衣服。 大鹏突然下床,他想开门冲出去。 「等一下,你不能这样。」思颖轻轻关上门,把大鹏紧紧抱住。 「他还要对我老婆做什么事!」 「你不能这样鲁莽!先看清楚再说。」思颖悄悄的再把门打开。 「你看!玉秀的阴道口淌出精液,我肯定刚才她已经被我老公干过了,反正…不弄也弄过了,别理她,我们也开始吧!不要输给他们。」思颖充血的眼睛看着大鹏。 大鹏祇是咬牙切齿的发出哼声,这时他眼睁睁看着妻子被脱得一丝不挂,她坐在地下,裸体斜靠在坐在餐椅上男人毛茸茸的大腿,她的小嘴被塞着软化了的阴茎,而周杰的大手也正垂下去,抓捏着玉秀白嫩的奶房。 玉秀的阴户还在抽搐,大鹏清楚的见到精液随着她的抽搐从妻子的阴道口挤出来。 大鹏彷彿听到从餐厅不断的传来玉秀充满性感的哼声,听起来又好像她有生以来才是第一次知道什么是鱼水之欢。 「玉秀和我弄的时候,从来没有发出这种声音。」大鹏气愤的掩上门,他激动得紧紧抓住思颖的肩膀。 「来吧!这一次我让你真正插入,因为你太太也一定给我老公干过了。」 「原来你一直没有给我插进阴道是因为…」 思颖点了点头说:「不错,但…现在插进来吧,你气愤的话,就干死我吧!」 大鹏的确有点儿发狂了,他狠狠捉住思颖的脚掌,用力撕开健美的的大腿。 他的阴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猛然勃起,雄赳赳的指着对面的女人。 「你真行,太好了。」思颖抬起屁股作迎接的姿势。 这时候,大鹏一句话也没说就狠狠地把肉棒插入她的阴道里。 「噢!」思颖小嘴一张,骤然受到这突而奇来的入侵,她不禁肉身一震。 和思颖赤裸的拥抱已经是第三次,但真正把阴茎插入她的私处还是第一次,前两次思颖都巧妙的避开真正的交媾,祇让大鹏把慾望发洩。 大鹏本来还认为是有意的玩弄,佩服她是性戏的高手,但这次亲眼看到丈夫让玉秀变成淫蕩的姿态,他不经意的萌生了报复的意念,然而思颖却很情愿让他姦淫。 「啊,真紧,已经进来了,你的东西真厉害!」开始插入时,思颖就发出几乎像夸大的媚叫声音。大鹏也抬起上身看着插入女人肉洞里的下体。 思颖的阴毛待别多,阴唇的四周也很茂密,所以要用手指拨开才能看清楚。他的肉棒也非常勇猛,顶开湿淋淋的阴唇进入的样子,确实很壮观。 她的肉洞温柔的包围阴茎,那种感觉和玉秀的完全不同。玉秀经常是放鬆地任他抽插,但思颖是肉紧地迎凑他的侵入,所以他觉得思颖比玉秀不知好过多少倍。 大鹏用力插入,思颖很快的就发出哼声:「真好!用力顶吧!你真粗…好舒服!」 「你不用动得那么厉害,会掉出来的。」 「可是,我没有办法不动,实在太爽了!」 「我也舒服,你那里面真柔软,又好像在啜我!」 「深深的插进去吧!用力的顶,把我干死啦!」 大鹏不等她说完就扭动屁股插入到最深的地方,然后歎了口气说:「全进去了。」 「我知道,我感觉很充实,你把我填满了,此刻我完全属于你了!」 「太好了!」大鹏很感动的压在思颖的身上亲吻。 思颖也响应,俩人互相贪婪的吸吮对方的舌头,离开时发出轻脆的声响,然后她和他互望,同时露出会心的微笑。 大鹏吸吮着思颖的乳头,丰满的乳房随着思颖的动作像木瓜一样晃动,勃起的乳头像熟透了的葡萄,他贪婪的用舌头舔舐,再含在嘴里吸吮。 在插入的情形下吸吮乳头,给了思颖强烈的刺激,她的阴道随着那种性的冲动而产生抽搐,就像一张婴儿嘴巴似的吮吸着插在里面的肉棒。 「还要,还要吻我的乳房。」思颖几乎忘我的浪叫,屁股猛烈颠波,大鹏的阴茎几乎被她从阴道里甩脱。 「静一点好不好?会传到外面去啦!」受不了思颖的呻叫,大鹏终于停下来。 「听到有什么关係?他们不是也在做这种事吗?啊!又掉出来了!好极了!乳头痒痒的,我下面也酥酥麻麻。好舒服哦!」思颖继续浪叫,根本不把他的提醒放在心上。 「摸我的屁眼。」思颖突然提出奇妙的要求:「把手指插进去!」 大鹏觉得新奇,一只手慢慢从她背后从尾骨向屁股沟摸过去,手指碰到肛门,就在那里揉搓,慢慢的插入一个指头。 思颖的淫浪声更大,全身就像波浪一样摆动。 「死啦!我要死啦!你把我插死吧!」思颖两条嫩白的手臂紧紧抱住男人,好像呼吸都困难的样子。 这时候大鹏也开始兴奋,他紧紧闭着眼睛,把一切精神集中在下腹部,从身体涌出的快感像波浪一样扩散。 他觉得很热,全身都很热。下腹部也骚痒,可是那种感觉真舒服。 大鹏终于忍不住说:「我快要射了!」 「好哇!我也要和你一起洩身了!」 「哦!啊!」大鹏的手臂开始颤抖,同时开始猛烈喷射。思颖感受到他在射精时,自己也立刻产生飘舞在空中的幻觉。 「太好了!我知道你射进来来啦!」 两个人的身体在一起揉搓着,不停的发出哼声… 在餐厅里,玉秀的脑子有一段时间好像空白,直到感觉屁股很凉才醒过来。 她用失神的表情仰望着天花板,然后向四周环视。 「哎呀!这里是周先生的家里!」她突然恢复正常意识,急忙站起来整理衣服。 房间里祇有她一个人,慢慢的,终于能完整的回忆过去的一切情形。 她被思颖叫来周家,喝自己沖的茶以后,意识就开始迷幻,以后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但她清楚记得自己的双腿光溜溜的举在半空… 于是,她想到刚才自己的身上发生过很严重的事,她已经被姦淫,而那男人是思颖的丈夫周杰,但她又记起周杰把阴茎插入她的肉体后令她产生非常甜美的快感和兴奋,她清楚的记得自己还爽得大声呻叫出来。 认真又老实的玉秀,精神正在崩溃,她惊慌的想穿好衣服,可是找不到自己乾净的衣服,她的衣服完全是皱纹,到处是污迹。还有一股强烈的味道。 她也是过来人,很快就知道那是精液的味道,周杰的精液沾满她贴身的内衣。 她不禁低头望向自己的下体… 完了!肉桃儿似的阴户已经有点儿红肿,粉红色的肉缝正溢出男人的精液!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吃老婆的二姐豆腐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