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七章 大展神威      
听完玉珠的汇报,叶天龙就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居然被一场大雨耽搁了一段时间,从而让他逃过了覆灭的危险。帕里的人马是埋伏在乱石峡的两侧,人数总共有二千三百名之多,足足是他们的两倍以上。而且更可怕的是帕里的伏兵全是由擅长打山地战的高岳族士兵组成,在这样地形之下,没有什么比高岳族士兵更为厉害的战士了。在一边旁听的朱德钧和唐镌也是微微变色,虽然他们对自己很有信心,但如果糊里糊涂地进入了高岳族的埋伏圈,能全身而退的不知有几个了。朱德钧更是在心中大骂邱新不已,这个老混蛋,居然把这么重要的消息都隐藏起来,存心是想让他们去送死嘛!见叶天龙望向自己,左岛近沉声道:「帕里的这一招真够厉害的,不用他们最擅长的骑兵,而是派出了高岳族的战士。我们法斯特的骑兵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加上他们还人数佔优,这仗不打也罢!」索沖在一旁接道:「不错,我们的骑兵在山林中根本无法展开,而高岳族的战士在这样的地形里是如鱼得水,和他们交手,一点胜算都欠奉!」柳琴儿也道:「真不知道他们这么多的人马是从什么地方潜入的,这高阳州的城主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地方的警备队都到哪里去了?」唐镌望着叶天龙道:「现在我们怎么办?」朱德钧建议道:「我看我们还是把笨重的东西丢掉,从山岭上翻过去吧!」叶天龙摇摇头,笑道:「这样做不是太难看了吗?会被别人耻笑的!」众人一起为之气结,这个男人居然在这当口还想着难看好看的事?柳琴儿更是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娇声道:「天龙,那你说怎么办?很明显我们已经被断了后路,前面又有强敌挡住去路,难道说我们飞过去不成?」叶天龙神秘地一笑,反问道:「我们现在发现了他们,他们肯定也会派出斥候兵,同样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是不是?」众人一起点头,索沖道:「所以我们在这里也不能久待,如果他们发现我们不动了,说不定他们就会发动攻击。」叶天龙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后面的人是想等我们被帕里击溃后乘机拣便宜,是不是?帕里的人是想等我们进了埋伏后一举将我们尽数歼灭,是不是?帕里的人离我们比较远,是不是?邱维的人马和我们战力差不多,是不是?」他每说一句「是不是?」,众人皆点点头。这时索沖听出点什么来,连忙说道:「大人,现在我们还不能肯定邱维的意图,在他们没有露出敌意之前,我们是不能攻击自己的友军的。」「难道说等他们来杀我们。」叶天龙道,「我们才可以还手?」柳琴儿也迟疑地说道:「天龙,如果我们先出手,那等于说是我们理亏,万一他们去告,按照军法,那你就……」叶天龙毫不犹豫地说道:「现在是摆脱困境为最先,其他的事就不管了!」见众人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他笑道:「放心,他们决不会去做这等毫无意义的事情,只要我们一口咬定是攻击盗贼,这事就会各执一词,官司有的打。我这个主将也不怕,你们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左岛近也大声说道:「当断不断,反着其害。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大家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可行吗?」柳琴儿朱唇启动了几下,也不再说些什么了。当下计议即定,众人一同走到了帐外。左岛近挑选的一百名精壮的战士已经列队于营外,等候有时了。唐镌和朱德钧交换了一个惊异的眼神,唐镌忍不住问道:「叶大人莫非以这一百位将士去攻击邱维的二千多人?」叶天龙点头应是,唐镌急忙道:「这怎么行呢?两者兵力相差悬殊,简直是以卵击石,大人未免太冒险了。」叶天龙道:「兵不在多而在于精,只要在恰当的时机发动準确的突袭,自然是胜券在握。」他先把从丽蝶那里听来的道理说了一遍,众人立觉这个男人居然还能说出这么一套兵法的精要,于是对他信心倍增。见大家都留心听自己的话,叶天龙满意地续道:「本来我们在兵力上就不如邱维,如果大举出动,反而可能会惊动两面的敌人,所以你们大部分的人装作继续前进,好让他们安心等我们落入圈套。而我和左岛近则带着这一百人直接突袭邱维的中军,等他们的营中大乱之时,你们马上杀个回马枪,乘此机会将他们一举击溃。」这番话说完,众人眼睛皆是一亮。索沖心中对叶天龙是大为佩服,觉得他是值得自己效力的上司,能身先士卒。左岛近也暗自点头,虽然他也有这样的想法,但这个男人做得比自己想像的更大胆,敢亲自带人发动突袭。他原本以为叶天龙会让他带人突袭敌阵,自己则留在后面。这时唐镌正在为自己的话感到疑惑,自己什么时候会对这个讨厌的男人有了这份关切,这不该是自己的本意。但听完叶天龙的话,她也不禁对叶天龙的印象大为改观,这个男人的确有胆识有智谋,能在天风战役中成名也有其应该之处。正当众人心有所思之际,叶天龙已经走到了那百名战士的跟前,发表了他的战前演说。「各位都知道这次的任务十分困难了吧。我们要去攻击的是敌人的大营,可能会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中,失败的话就是死路一条。」在他身边的众将大吃一惊,这么一说岂不是让战士失去了斗志吗?他怎么可以将这些事告诉将士。但叶天龙似乎没有看见众人的反应,继续说下去。「可是我们现在没有别的退路了,如果不击溃后面的敌人,所有的人都会丧命。所以我现在需要大家的全力以赴,为自己的性命做一次搏击!」众将士虽然没有说话,但慢慢的大家的眼中现出决死的战意,让站在叶天龙身边的众人无不感到从他们身上燃起的一股骇人斗志,为求生而战的士兵是极为可怕的。看着叶天龙率领着百名战士悄悄地离开了营地,留在营地的众人纷纷忙乱起来,大家都忙着整顿兵马,检查车辆,一派马上就要动身的样子。   ※ ※ ※玉珠和左岛近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他们带着七八个好手沿着左岛近先前摸好的路线潜行过去,一路上将所遇到的敌人外哨一一斩杀,绝不让他们有机会向邱维的大营提出警讯。很快的,他们摸到了邱维扎营的地方,叶天龙埋伏在营地右侧的树林中仔细观察。那是一个小山坡下方的草地,除了两组巡逻队在不停地走动外,其他人似乎都躲在营帐中,可能是在养精蓄锐,等待前面的斥候发来的情报。玉珠从前面悄悄地挨近叶天龙,在他的耳边低声道:「中间那个插着牙旗的大帐就是邱维住的。」叶天龙凝足目力望去,不禁在心中暗骂一声:「这个混蛋!」那个插着牙旗的营帐是扎在最靠山坡凹地的地方,前后左右各有一组皮帐围着,成为一个梅花状的图案,不用说,这些都是他的警卫。叶天龙算了一下,从这里到邱维的皮帐要经过三道营帐,肯定会惊动大部分的敌人,如果和这些人过于纠缠,那么就变得十分麻烦了,而从营门直接冲进去的话,到那里只有经过一道营帐。左岛近凑过来献上一计,「大人,他们的马都放在山边,我们派人将那木栏砍倒,把火投进马群中,那些惊马冲出来可是很有看头的。」叶天龙盘算了一下,点头道:「对,就这么办!」他让左岛近带走一半的战士,按照他的想法去做,自己和玉珠则慢慢移动到营门前的不远处林中,静静的等待。片刻后,山边一阵响动,接着火光沖天,喊杀声和战马的嘶叫声响成一片。大部分的敌人从营帐中冲了出来,衣冠不整,满脸惊异地望着山边狂冲而来的战马,如雷的蹄声震动了整个营地。   ※ ※ ※「敌人偷袭!」士兵的惊叫声惊动了坐在帐中做着美梦的邱维,他正计算着这次行动成功后自己可以更得大人的赏识,今后就可以更上一层楼,闻到帐外的响动,连忙一跃而起,冲出帐外。「混蛋!有什么好害怕的,镇定下来!」邱维看到山边的火光,马上拔出腰间的长剑大吼道。这时他四周的营帐中涌出了众多的士兵,见状也纷纷提刀带枪往出事的地方赶去。   ※ ※ ※左岛近他们跟在惊乱急窜的战马后面,一边斩杀着试图冲上来拦截惊马的士兵,一边四处放火。被惊马冲倒的皮帐再被火把点燃,蔓延的极为迅速,不一会儿的工夫,营地的一角已经是一片火海,而且这火是越来越大。加上下雨之后,潮湿的草木一烧就会发出熏人的烟气,使得冲过来的士兵们视线模糊不清,也让他们更加顺利地攻击。沖天的火光中,左岛近巨大的身影更是有如天神一般,宽阔的巨阙剑挥舞起来虎虎生威,每一次斩击,都有数个敌兵惨叫着旋飞,鲜血飞溅。黑烟一闪,从摇摆不定的烟火中冲出了数位顶盔带甲的偏将,为首的看到了左岛近的面容,不禁大叫一声:「是你们!」左岛近一看,哈哈大笑道:「不错,叶将军早已发现你们的诡计,受死吧!」大喝声中,滴着血珠的巨阙剑一记力道十足的重劈直奔那个为首的偏将。这几个偏将正是邱维手下的百骑长之流,和左岛近打话的更是千骑长的身份,他在宴会中见过左岛近,是以能认得出他的人。知道被叶天龙他们发现了自己方的意图,乍听之下,不免一阵心虚,正心神不定之际,左岛近的巨阙剑已经到了他的头顶。他大喝一声,本能地举起手中的长剑想要架住这迅若惊雷的一击。但他如何是左岛近的敌手,甫一接触,他就觉得手中长剑一轻,剑身从中斩断,接着顶门一阵剧痛,当下惨嗥一声,被左岛近从头到脚劈成两半。他身边的几个百骑长被飞溅的鲜血吓了一跳,眼前的这个巨汉居然有如此的功夫,可以将自己这一伙中最有实力的千骑长一剑劈为两半,心惊之余,众人一起围了上前,试图用人数的优势弥补实力上的差距。左岛近见越来越多的敌人从四面八方围上来,便决定要速战速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眼前这几个敌人。从他左面杀过来的是一个手提大刀的汉子,雪亮的长刀拦腰砍过来,排开空气时有轻微的波动,说明他在刀上的造诣颇为了得。右边是两个并肩一起冲上前的,一高一矮,高的使一把长剑,矮的是一柄弯刀,使长剑的高个子却是剑走中宫,直刺左岛近的面门,使弯刀的矮个子反而是刀走偏门,斜向的划过,挽起的刀花好像要卸下左岛近的一只臂膀,由此可见这两个人平素有练合击的功底,配合上要比别人更为有利。但让左岛近最为留意的还是从前面攻来的一个强横的汉子,眉如刀劈的他使的是一支长矛,但长长的矛尖上却生有两个分叉,活像是两条毒蛇的舌信,在空中戳刺时甚至能发出轻微的嘶嘶声。虽然看起来他的距离最远,是最后一个攻过来的,但左岛近知道他才是这次攻击的主力,身侧的那些人不过是为他在打掩护,扰乱自己的判断。当然,如果自己不顾左右的攻击,那么这些的人的虚招就会变成实招,同样是足以要了他的性命。好个左岛近,只见他猛然间大喝一声,有如空中响起一声巨雷,震得围攻的众人耳鼓鸣动,心神微颤,这声「怒雷惊魂」果然收到了他意想中的效果。就在众人略微一顿之际,左岛近的巨阙剑闪电般的挥出,目标正是前面的那个使长矛的汉子。使长矛的那人就觉得眼前一花,左岛近已经一步踏进了他的身前,这个距离正是长矛无法攻击的地方,也就是说他的长矛已经被封在外门,不能起到攻击或是防守的作用。看到左岛近逼近使长矛的人的中宫,其余的三人就知道大事不妙,各自沉声喝叱,内劲贯注兵刃,猛冲上前,往左岛近的后背招呼过去。但这时已经为时已晚,左岛近的巨阙剑已经到了使长矛那人的脖子处。感到浑身窜起一股冷嗖嗖的感觉,那个使长矛的汉子大叫一声,当机立断鬆手放掉已经失去作用的武器,双拳急速回缩,将全身的内劲都贯注在双手,猛击左岛近的头部两侧,试图用以命搏命的方法死中求活,为自己的性命做最后的挣扎。左岛近冷冷一笑,彷彿这个举动早已在他的算计之中,手中的巨阙剑并没有因此停歇,继续横斩过去,将眼前使长矛的汉子一颗头颅砍得飞起来,同时硬生生地止住了前进的脚步,似乎是原本就没有踏出这一步似的,让失去了指挥的双拳在自己的鼻尖前一划而过。在扑面的劲风前,左岛近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没有了头的身躯在他面前旋转着跌飞,他的身子已经侧过来,没有一丝停顿的巨阙剑顺势迎上了左边朝肩头劈来的那把雪亮长刀。看到身材巨大的左岛近竟有如此敏捷的身手,使长刀的汉子心慌意乱地挥舞朝左岛近的肩头砍来。而此时左岛近身后的两个汉子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因为他们的一刀一剑已经沾到了左岛近的身躯,眼看着就要把左岛近斩杀于当场了。突然他们的眼前一花,左岛近的巨大身躯好像消失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那个使长刀的同伴,他正恐慌万状地望着一上一下朝自己劈来的长剑弯刀。「不!」使长刀的汉子还没有说完,收势不住的长剑和弯刀已经结结实实地落到了他的身上,血光迸现,当场被满蕴内劲的刀剑斩为三段。但是使长剑弯刀的那两个人也没有多活一时,他们的武器刚刚离开同伴的身躯,顿觉得头颈处一阵冰冷,然后就再也没有知觉了,真不知道他们在去黄泉的路上会不会和那个被他们误杀的同伴争吵起来。左岛近高高跃起在空中斩杀了那两个敌将后,不待身子落地,空中一个大旋身,巨阙剑幻出一道剑浪,将侧方涌上来的数个敌兵斩杀殆尽。身子落地后,又是飞起一脚将一个冲杀过来的敌人踢倒。这时周围的敌兵看左岛近一气将本方几个好手尽数击毙,早已是心寒胆落,再见他威风凛凛地持剑冲过来,马上发喊一声转身四散而逃。受到他的神勇表现所鼓舞,跟在他后面的战士也是善战异常,一路冲杀过去,居然没有一人伤亡,着实是个异数。   ※ ※ ※叶天龙和玉珠乘机从营门这边突然杀了进去,如同一道利剑直插敌人营地的心脏。突然间从另外一个地方受到攻击,邱维的士兵更加混乱起来,搞不清对象的士兵在营地中四处奔走,惊慌失措,整个营地乱成一团,人人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行动,各级将官的命令也无法準确地传达,更不用说去执行了。叶天龙精神抖擞地挥舞着手中那把烈火剑,全神贯注之下,那火红的剑身甚至爆发出点点的火星,随着他挥洒长剑,那些火星如同有生命的活物一样,四下飞散,着物便燃。叶天龙心中大喜,没有想到在自己不经意之间,把烈火剑这把上古神器本身的能力发挥出来了,这下可好了,连火把都不用了,只要他随意挥洒烈火剑,自然将所到之处的营帐尽数燃烧起来。跟在他后面的战士们更是大为振奋,主将的神勇固然能激发他们的斗志,看到如此的神技之后,更是让他们五体投地,原来自己所跟随的将军是个有如此神力的英雄人物,他们是益发抖擞地随着叶天龙左冲右突,将邱维的营地闹得翻天覆地。叶天龙的神剑在手,斩杀砍劈无往不利,所遇到的兵器无不是如同泥塑木雕一般,经不起他轻轻一碰。真是吹枯拉朽一样,根本无人在他的面前能挡住他一合,很快让他冲到了中军帐前。正在顿足大骂,整顿手下将士的邱维在火光中看得十分真切,叶天龙大笑声中,旋风般的冲到了他的面前。邱维咬牙切齿地喝道:「叶天龙,你欺人太甚!竟敢偷袭友军,实在是罪不可恕!」叶天龙劈面赏了冲上来的两个家伙一人一剑,让他们惨叫着旋舞扑跌。然后指着邱维喝道:「好个贼子,竟敢贼喊捉贼,难道你们不是来偷袭我们吗?」邱维语气为之一僵,他身边的一个警卫眼尖,看到叶天龙身后的士兵,不禁大叫起来:「大家不要慌,他们只有……」他的话还未说完,玉珠已经飞身上前,手中的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生生从众多的敌人身边冲了进去,一剑封喉,让那个多嘴的家伙从此再也没有机会说一句话。邱维身边的卫士一阵哗然,没想到如此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居然有这么高明的身手,能在人群之中将一个人击毙。愤怒之余,他们各施手中的兵器,齐齐朝玉珠身上招呼过去。玉珠的娇躯轻灵地一转,身形极为曼妙,整个人好像失去了形状一般,如同没有实质的幽灵在刀山剑海中游走,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的兵刃已经沾到了这个女人的身子,但却永远是在捕风捉影,所砍的均是她的虚影而已。玉珠手中的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路线奇妙的寒光,如同用鲜红的血色在众人面前画出绮丽的图案,在围攻的众人所无法想像的角度,準确无误地给了每个人致命的一击。好像是烟火被一阵风吹散,她的身形展开,恍若轻烟的身影所到之处,均是四下跌开扑倒的卫士,而且是倒下就再也起不来了。邱维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美丽却是残酷的一面,他为之得意和依赖的卫士们在呼吸之间变成了一具具不能说话的尸体,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女人使长剑会像玉珠那样的好看,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女人如玉珠一样能在片刻之间将数十位身手不凡的彪形大汉斩杀殆尽,时间之短,简直让人没有多想一下的余地。他突然想到,如果说于凤舞是传说中的战神转世,那么眼前这个美丽可人的小女人绝对是杀神转世。再看自己身边早已是空无一人,手下的将士在玉珠那可怕的杀戮面前早已是作了鸟兽散。这时候某个不开眼的士兵还在外头大叫起来,「敌人,前面有大批的敌人杀过来了!」原本就无斗志的士兵们转头看去,在前面的大道上,旌旗招展,法斯特骑兵中最为强大的甲冑骑兵排山倒海般的汹涌而来,马蹄声震耳欲聋,显然是有数以千记的骑兵在放马冲击,这样的战马踹阵,在有营寨的保护之下,当然可以进行有组织的抵抗,可现在是寨门大开,全营大乱,根本毫无抵御之力。在看看营地中火光处处,似乎是到处都有敌人的入侵,再想想自身的处境,所有人的心中都涌起这样的念头,「失败了!」怀着这样念头的士兵就是连衣甲都顾不上披好,以逃命为第一要旨的他们连一丝一毫可能会拖累速度的东西都丢了下来,机灵一点的,看到在营地中乱窜的战马,随手抓住一匹,爬上去后不管什么,只是放马狂奔。邱维看着眼前大乱的营地,心中一片惨然。没想到失败的滋味是如此的苦涩,他苦笑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叶天龙,「大人果然是厉害!能败在将军的手下,邱维死而无憾!」叶天龙盯着他道:「放下长剑,我饶你不死!」「休想!」邱维大喝声中,纵身上去,提剑就劈,势若疯虎。虽然是剑招狂乱粗放,章法大乱,但因其怀着必死的决心,招招意图与叶天龙同归于尽,加上他势大力沉,剑风虎虎,每一剑都颇有一去不回头的绝杀之感。一时间,叶天龙还真让他闹个手忙脚乱,连退了好几步,才定下神来。   ※ ※ ※柳琴儿一马当先沖在了骑兵的最前面,在她的身后就是索沖以及数百名的甲冑骑兵,再后面是武安的人,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法斯特的甲冑骑兵如此强力的冲击,的确很少有人能在如此猛烈地冲击下站立得住。难怪以前法斯特能横扫诸国,建立起庞大的帝国。武安的人骑在马上,却是一人举着一支大旗,队形又放得比较开,所以看起来更是队伍庞大,这也无形中给邱维的士兵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这个方法也是索沖想出来的。柳琴儿一夹马腹,战马腾空而起,越过了燃烧的木栏,她略微一低身,手中的长剑灵巧地翻转,格开了前面刺来的长枪,顺着枪身滑落,血光闪现,失去头颅的身躯被战马撞飞。她后面的甲冑骑兵呼啸着涌上来,他们手中提得都是厚厚的长剑,加厚加宽的剑身是利于马上交战,没有一定臂力的人根本无法使得动这种武器。邱维所带的仅仅是轻甲骑兵,无论从战力、装备,还是训练上均不如有着帝国禁军之称的甲冑骑兵,加上军心全无,在这些甲冑骑兵的一阵纵横驰骋下,全营就没几个人留下了。   ※ ※ ※叶天龙手中的烈火剑毫无花巧,笔直的一剑朝邱维的胸口刺去,赤红的剑身吸收了敌人的鲜血后,益发的明亮,甚至带有一种妖异的感觉,在他全力的一刺之下,周围的空气好像也受不了剑上的热度,开始沸腾起来。邱维双眼圆睁,依然不理会自己的安全,同样是一剑击出,想要和叶天龙同归于尽。这时他的身上由于受到烈火剑的灼热剑气影响,到处是深浅不一的伤口,衣焦肉现。叶天龙冷笑一声,他早已料到了邱维的这一招,直刺而去的烈火剑非常自然地在半途改变了方向,隐含红光的剑刃迎向了邱维手中长剑的剑脊。邱维发现叶天龙的意图后,心中大骇,待要改变招式已是迟了一步。透出红芒的烈火剑甫一接触邱维的长剑,一股灼热的感觉循剑身传到了握剑的手上,然后沿着手臂、肩膀、胸口一路狂升过去,邱维感到好像是一团烈火在自己的身上猛然燃起,心头一窒,握剑的手再也拿不住那把长剑了。「噹!」失去了掌握的长剑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轻微的颤音,断成了两截。邱维低头看着曾经伴随自己半生的精铁长剑,这承载着自己半生荣耀和梦想的利剑如今已经变成了两段没有用的废铁,他心中突然间闪过师傅授剑时的那一句话:「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他仰头长歎了一声,望着叶天龙手中那把红芒闪烁,吞吐不定的烈火剑。「能死在如此神器之下,也是武人的荣耀吧!」说罢引身就剑,让烈火剑饮下了今次战斗的最后一滴血。看到邱维倒在了叶天龙的身前,围在他们身边的众将士举起手中的武器欢呼起来。这次战斗他们以寡击众,居然能没有一人阵亡,只有十几个战士受了点轻伤,简直是奇迹一般,也难怪他们这么兴奋。但这时叶天龙的心中却是闪过一丝的不忍,面对失败时尚能如此从容,这个邱维也算是个英雄,只可惜他投错了门路。但叶天龙也深知在这个时候,不是多想这些事情的时机,他举起了手中的烈火剑,众人骤然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望着自己的主将。「将这人埋了,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叶天龙大吼道。众将士轰然而应,叶天龙心知他已经真正得到了这些将士的拥戴。这些由功勋后裔、世家子弟组成的帝国甲冑骑兵是负责帝都安全的武力,也是帝国战力最强的军队,也是最不服人的军队,现在他能得到他们的拥戴,对他以后在帝都的立足是大有益处。   ※ ※ ※离开尚在燃烧的营地,叶天龙催动队伍一口气走了二十里,想想心有不甘,他又带玉珠、柳琴儿、左岛近,以及数十名战士回转埋伏起来。果然不出所料,他们这边的战斗引起了帕里人的注意,沖天的火光和浓烟就是最好的指路明灯,他们知道事情败露,乾脆从埋伏之地出来,直接往这个方向奔来,试图能咬住叶天龙的尾巴,从后面攻击。他们也存有这样的心理,希望邱维的人马能阻挡叶天龙多一会儿,这样就可以形成两面夹攻之势。等他们赶到还在燃烧的营地后,才知道叶天龙他们已经击溃了邱维。失望愤怒之余,他们也催动军队朝叶天龙他们撤离的方向急追。叶天龙看得十分真切,漫山遍野的高岳族战士身穿籐甲,头戴竹帽,足下是一双及膝的软靴,登山如履平地,的确是善战于山地的战士。走在队伍的当中的两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左边的那个正是叶天龙的老朋友李起了,他在叶天龙离开禹州的前一天离开的,果然是和帕里的人会合了。不过眼下的他身上穿着一袭软甲,一改往日的温文儒雅,浑然一副能征惯战的战士模样。在他身边正在与他交谈的自然是此次帕里的主事人,这人也是一袭淡青色的软甲,牛皮上嵌着铜镜的软甲护住了全身的要害部位,这样既不会妨碍自身的行动力,又可以十分妥贴地保护住自己,算是极为上乘的护具了。叶天龙看了一眼身旁的左岛近,左岛近朝他会意地点点头,取出了一支没有尾翼的长箭搭在他那比一般的弓短了三寸的铁弓。这特製的短弓也是左岛近的一绝,射程远,力道足,极少有人能使用他这种弓箭。三角的箭簇闪着幽蓝的光芒,在空中慢慢地移动,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渐渐接近的帕里人身上。移动的弓箭停住了,大家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嗖!」弓弦发出了轻微的鸣声,似乎空气中都能感受到气流的波动。虽然那个不幸的人发现了这一箭,但其速度之快让他只来得及发出半声喊叫:「敌……」穿过脖子的长箭带起了一丛血雨,帕里的士兵好像在看一个定住的慢动作一般,坐在马上摇摇晃晃的主将,脖子前后喷出如雾的血雨,然后「蓬!」的一声掉下了坐骑。李起是反应最快的一个,他马上一带坐骑,挥剑大叫道:「小心敌人!」但为时已晚,左岛近的那一箭好像是攻击的命令,法斯特的战士砍断了拦住巨石擂木的带子,滚滚而下的巨石擂木将不宽的山道堵得严严实实,猝不及防的高岳族战士翻滚着倒地。随后射出的火箭点燃了预埋的火药,飞起的碎石中还夹杂着辛辣的粉末,涕泪横流,眼睛红肿的高岳族战士丢下了大批的伤亡,狼狈不堪地撤离了战场。没有了主将的他们根本不理会李起的吼叫,施展其登山越岭的天赋,四下逃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强暴妹妹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