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十一章 鹰扬将军      
看到满脸笑容的龙族少女甩着马尾辫进来,原本心情舒畅的叶天龙心中立时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请问龙小妹,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龙灵儿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奇道:「莫非你贵人多忘事,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糟糕!」   叶天龙猛然间忆起自己和这个龙族少女的七日之约,都怪这两天忙得不可开交,早把这件事情放到脑后。可是现在还是第六天啊,龙灵儿就来找自己,莫非……   「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忐忑不安的男人先把这个对自己相当不好的念头从脑海中驱赶出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哦,龙小妹你这次来找我,是想告诉我你準备放弃我们之间的约定吧?没关係,我这个人是很好说话的。」   龙灵儿白了他一眼,那神情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在做白日梦的家伙一般。   「我来告诉你的是,我……已……经……作……到……了!」   龙族少女一字一顿地将这个听起来非常可怕的消息告知了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的当事人,为了配合语气,少女脑后的那条漂亮的马尾辫还左右十分有力地摇晃了几下。   「什么?」   叶天龙倒吸了一口冷气,感到自己的眼前一黑。他几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龙灵儿居然真的把被魔剑士所留下的伤痕给修复了,这可是完全超出他的认知。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在被魔剑士的魔法剑所伤后,可以将伤口完全修复的,连大治疗师都没有这样的本事。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自己背后的那个伤口,因为是被和魔法剑相同性质的物件所伤,所以就一直无法完全复原,印痕一直随着自己。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叶天龙望着眼前得意微笑的那双月牙眼,用极不自信地口气问了一次。   「你随我来,让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在窈娘住的那个房间里,几乎叶天龙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到了,于凤舞、柳琴儿、玉珠,辛西雅,还有平时很少露面的左兰心。她们看着叶天龙心神不定地被龙灵儿拉进房间,不禁露出了同情的笑容。   「奴家多谢大人的救命之恩!」   和叶天龙见过礼后,窈娘抬起头来,一张光洁无瑕的粉脸立刻映入男人的眼帘。   「好有气质的女人,好美丽的脸蛋啊!」   素来懂得欣赏美色的男人在心中暗暗讚歎,一时间还忘记了自己现在所处的立场。   「现在看清楚了吧,窈娘的脸上连一丝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来。」龙灵儿得意洋洋地说道,还特别强调指出了是丝毫的伤痕都没有。   事到如今,叶天龙无话可说。现场有了这么多的证人,连一丝耍赖的机会都没有,他只有苦笑着向龙族的少女乖乖认输。   「好吧,说出你的要求,我会照办的!」   龙灵儿大为满意,笑瞇瞇地看着拉成苦瓜脸的叶天龙,张口要说的时候,突然拿眼睛望了望站在一侧的于凤舞。   于凤舞娇靥含笑,但又是略带一丝的深意,朝龙灵儿微微摇头,然后微转螓首看了看恬静无波,安坐在绣花凳上的左兰心。   明白了于凤舞的意思,龙灵儿不禁有些气诿,但既然知道如果说出自己的要求会让于凤舞感到不快,一向将于凤舞视为至亲至爱的龙族少女也只有临时改口了。   「我现在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要求,只是这件事情左家姐姐也帮了不少的忙,所以有一个要求就由左姐姐来提吧!嘻嘻,我的要求先让你欠着吧!啊,作个债主的滋味还真是不错!」   听着龙灵儿悠然地说出这一番话,叶天龙是暗暗鬆了一口气,但同时又感到无奈。唉,这个龙族少女真的将会是自己一生中的魔星吗?为什么连这样的难题都会被她做出来呢?   想到这里,叶天龙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推辞的左兰心,心中暗道:「好家伙,原来这事情有你的一份子,害得老子输了这场约。」不过同时他也感到好奇,这个看起来文静柔弱的女子怎么会在修复魔法伤害中起作用呢?难道说她也有自己未曾知晓的能力?   此时左兰心柔声说道:「既然龙小妹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我想请叶大哥过两天随我去见一个人。」   「哦,是什么样的人啊?我先声明,如果不是美女的话,我可不看。」   只要不是对上龙灵儿,叶天龙的脑筋就会变得十分活络,轻鬆的语调让左兰心微微脸红。   没等其他人回话,叶天龙又突然想起来一事,笑着对默然站立一旁的窈娘说道:「你知道吗?那个帮了我大忙的女人也是叫窈娘。」见众女不解的样子,又解释道:「就是那个尤素夫的爱妾啊。」   「是她?这倒是挺有意思的,只是那个窈娘有这个窈娘这么美丽吗?」   柳琴儿伸手搂住了身边的窈娘,向叶天龙发问道。窈娘的秀目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神情,但这时候大家都在看叶天龙的动作,而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唔……这个嘛,我看看。」   叶天龙走到窈娘的身前,乘机大饱眼福,好好地浏览了一番她的姿色后,才慢慢说道:「还是我们的窈娘好看多了。」   于凤舞忍不住嗔道:「我们的窈娘,你的脑筋动得也太快了吧!」   叶天龙呵呵一笑,顾左右而言其他,一本正经地说道:「哎呀,今天还没有到临湖居报到呢!」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笑不可抑,柳琴儿歎道:「天龙,你这样会不会太忙碌了一点啊?」   叶天龙十分认真地点头,答道:「没有办法,谁叫做男人的就是劳累啊!」   众女的嗔怪声中,厚脸皮的男人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地走出了房间,一到门外,叶天龙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只要自己以后躲那个龙族少女远一点,那不就万事大吉啦!   心中的如意算盘打得是很响亮,可惜他忘记了自己在龙灵儿的面前好像从来没有如意过。只是人总是往好的方面去想的,这也算是一种乐观的生活态度吧!   龙灵儿朝叶天龙的背影作了一个鬼脸,转头时却看到于凤舞正嘉许地望着她,心中不由得感到十分快乐。为了能和于凤舞在一起,就勉勉强强放过那个可恶的家伙吧!龙族少女在心中暗暗想着。   骑在马上的叶天龙突然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他疑惑不解地摸了一下鼻子,心中纳闷:「谁在说老子的坏话吗?还是某个家伙在暗暗诅咒?」   转角处拐出一伙人马,均骑着毛色漆黑的骏马,打头的是一个俊美无比的年轻将领,其实说俊美无比都不能形容此人给叶天龙的感觉。叶天龙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像尤那亚、朱德钧也都是举世罕见的英俊美男子,但他们和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比较,就如同星星和明月。   只见这个年轻的将领面庞好似中秋的圆月皎洁,一双俊朗的修目蕴含着盈盈的秋波,有若墨画般的双眉修长,脸上的肌肤更是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在脂粉里滚过,白里透红,面如敷粉在他的身上找到了最好的实例。而最醒目的地方是他的额头,宽广的前额正中有一个小小的胎记,其色红润有如带雨的石榴花,让人不忍转目。   加上这个男人身穿着纯白色的盔甲,在阳光下似乎有一圈光晕浮现在他的身上,和胯下乌黑发亮的骏马相映成趣,给人以无比强烈的视觉冲击。   他的身后跟着的十来个骑士也是相当不俗,但和他一比,就无法让人多看一眼了。   「天下竟有如此的俊美男子!」叶天龙望着那被阳光镀上一层红艳的英俊面庞,不禁脱口而出。   玉珠奇道:「公子你不知道他是谁吗?」   叶天龙看了看街上那些被这个将领吸引得如癡如醉的少女们,反问道:「我应该知道他吗?」   玉珠轻笑了一声,道:「他就是海鹰扬将军,鹰扬军团大名鼎鼎的军团长,在军中的名声仅次于于凤舞小姐。」   听到玉珠的介绍,叶天龙心神一震,海鹰扬的名字他是如雷贯耳,听过太多的人对这个将军的推崇之词,不想他居然是这么一个举世无双的美男子。   叶天龙死死地盯着那让女人疯狂,让男人嫉妒的脸庞,对玉珠说道:「你是不是也很喜欢他啊?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玉珠吓了一跳,娇嗔道:「公子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只是对他这个人感到好奇而已。再说了,我也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   「你不喜欢?」叶天龙半信半疑地看着玉珠的粉脸。   「因为他太美丽了,有点不真实,而且仔细看的话,感到有些女性化。我还是喜欢像公子这样有男子汉气概的男人。」说到后面,玉珠的声音低不可闻。   叶天龙心中大乐,嘴上却是尤自不信道:「你不是为了讨我的欢心吧?」   玉珠俏脸绯红,但却鼓起勇气飞快地在叶天龙的脸上吻了一下,让这个男人乐不可支,差点儿没有手舞足蹈起来。   「太不像话了,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如此放蕩,这个靠着裙带关係爬上来的男人还真是普通的无耻!」海鹰扬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在双方擦身而过的时候,见叶天龙朝自己露出了微笑,便扬起头,鼻子中冷哼了一声,昂然而去,将叶天龙一伙抛在马后。   「呸,这家伙神气什么?」心中不是滋味的叶天龙恨恨地说道,突然想起一事,不禁喃喃道:「这个家伙跑回艾司尼亚干什么?他不是带着鹰扬军团南下了吗?」   「因为法斯特和武安的联姻,他是回来参加二太子的婚礼的。」辛西雅插嘴道:「这些日子以来,大陆上其它国家都有使者来到艾司尼亚,準备参加这次的结婚典礼。」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家伙来艾司尼亚绝非像外界看起来的那样简单,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的地方,值得我们好好注意。」叶天龙十分认真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并为今天的相遇下了一个结论。   玉珠和辛西雅相视一笑,这个男人又是在胡言乱语了,也许是出于心中的不爽吧!不过一切以叶天龙马首是瞻的她们也不多说话,催动座下的战马,紧紧跟在叶天龙的后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真的好巧
评论加载中..